女司机也能是车神:把导弹发射车开得十分溜

k8dc13.com凯发

2018-10-05

  导弹女兵牛少波  铁骑神驭手  ■段开尚任原  导弹发射车呼啸着在山崖边疾驰,远光灯明晃晃打在两米开外的树干上,仿佛就要迎面撞去。 这时,只见驾驶员左右手快速交替打方向盘,稳稳转过一个急弯,紧接着灵巧避开一个障碍物。 等到达指定地域后,她迎着标准停车线,猛踩刹车,车轮在地上拖出一段深深的印痕。 又是一步到位!  车门打开,跳下一位身材娇小的女上士。

微光下,帽檐深处一双眸子透着超乎寻常的坚毅,略微突出的颧骨和内收的腮帮,使她倒三角形的扑克脸更显严肃。 她就是火箭军常规导弹第一旅女车神牛少波。   曾是亲手按下点火按钮送神剑飞天的金手指,如今成为能驾驭几十吨重导弹发射车的女车神。 不少战友都以为牛少波必定经历了阵痛,她却淡然一笑:没有吃不了的苦,只有必须完成的任务!  那年8月,西北大漠风卷狂沙。

牛少波作为测发控号手参加实弹发射任务。 由于任务是视频指挥,每天训练前,司职点火岗位的牛少波需提前到靶场,进行视频联调调度。

为了确保不耽误训练进度,她每天早上4点起床,带着炊事班前夜备好的干粮出发。   到达靶场还是凌晨,气温只有几度,大漠没有建筑没有植被,狂风大作,发出闷重的回响。 太阳升起后,热浪就开始蒸腾,风沙飞舞拍得脸生疼。

  越难越苦,牛少波越有牛劲儿。

时任指挥长魏霞回忆,从凌晨到下午4点,操作本就累,牛少波还利用休息间隙跑位置、练流程,沙土黏在身上将她敷成了灰褐色的兵马俑。

其实,流程已跑了上百遍,模拟发射也没问题。 战友怕她累坏身体劝她休息,她眉心紧皱,没有100%把握我心慌。   发射日,导弹呼啸腾空,她成了连队第二个金手指。   转岗?胜利的喜悦还未散去,她就接到转岗当发射车司机的通知。   发射车的方向盘和油门刹车非比寻常的重。

她常常一开就得几个小时,打起仗来既要驾驶又要操作,有时还得掌控发射车在几厘米的距离内灵活移动。

  你能行吗,要不和连长说换个人?战友为她放弃金手指岗位遗憾,又担心她身材娇小承受不了。

  有啥不行。 她的扑克脸依旧无表情,语气却特别坚决。

  菜鸟就要从头练起。

牛少波被并入新兵发射班,发射单元站成一列全是一道拐,就她一个上士。 有个新兵悄悄嘀咕:是不是牛班长犯了什么错,被下放了?牛少波没空理会,忙着爬上爬下对着说明书研究导弹车。   实战中快速占领阵地时,导弹发射车停车需对准某标准线不超过几分米,而牛少波对自己的标准却是几厘米。 她对着驾驶场坪的水泥缝一练就是上百遍,直至能轻松达到自己的战标要求才停,下了车整个后背都湿透了。 驾驶发射车最难的要数发射车铁路机动。 车宽本就比火车平板超出十几厘米,开上去必须不偏不倚使车与平板中心重合。 为了达到人车合一,牛少波练原地无油门微调方向盘,启动发动机后不加油门,方向盘要比平时重很多,她松一点刹车,又调一下方向盘,灵活掌控车身移动在预想的几度范围内。

最后,练到从不同方向驶过来,车底的重心铅锤与模拟平板的重心稳稳重合。   驾驶发射车除了难就是苦。

去年野外驻训,一轮回昼夜训练持续近两个月,几乎每天都要奔袭数百公里,路上要开车,停车要搭设伪装网,有时不停歇战斗长达10个小时,遇到下雨,伪装网增重几十斤,她举着爬上爬下毫不影响,只有扑克脸憋得通红。   转岗之后,牛少波两臂有了疙瘩肉,肱二头肌不比男兵小。 战友开她玩笑:一副武艺高强的样子,别吓跑男朋友。 她的扑克脸终于有了笑容,秀着肌肉道:不会的,就凭这力量,他不敢跑。   (图片摄影:孙波)。